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華人論壇】名正言順的民主——回顧戴高樂辭職有感

發布時間: 2019-05-17 03:57:08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凡桑 瀏覽次數: 評論:0

北京时时彩怎么打合适 www.mqrml.icu

1969年4月27日,法國總統戴高樂推出的政改全民公決遭到否決。28日,戴高樂宣布辭職,一個時代宣告落幕?;毓稅敫鍪蘭頹胺⑸惱庖皇錄?,也許對思考今天的現實不無裨益。

在那之前的1968年5月,法國發生了大規模的學生、工人示威,史稱“5月風潮”。面對抗議和質疑,戴高樂決定在1968年6月下旬提前舉行議會選舉,事實上等于讓選民表態是否支持政府。投票的結果表明,政府當時仍然得到民眾的信任,這意味著作為總統的戴高樂的執政地位并未受到真正的威脅。盡管如此,作為有遠見的政治家,戴高樂意識到“5月風潮”的實質是一次“文化革命”,即法國在經歷了戰后經濟持續高速增長之后,民眾不僅要求更合理地分享增長的果實,同時還要求享有更多的自由,不再接受包括中央集權在內的自上而下的專斷治理方式。戴高樂1958年重返政壇后推出的第五共和突出的是國家和集體政治理念,強調總統體制和議會相對多數的穩定,而“5月風潮”的訴求與戴高樂的政治理念形成了正面的沖突。把握到這一歷史脈搏的戴高樂試圖在順應民意的同時去按自己的意圖把控改革的方向,因此決定以全民公投的方式去推動政改,其要點是設立大區以及將參議院改革成經社理事會之類的機構。結果事與愿違,民眾不接受總統提出的政改方案。

既然是通過選票說話,就存在遭到否決的可能。戴高樂對此相當清醒。他在投票當天即已做好準備辭職的具體安排,在29日宣布辭職之后便與愛麗舍宮永別,他的個人物品和相關檔案文件已于事前搬離總統府。另外兩個相關決定是放棄離職總統的年俸及成為憲法委員會成員(這是第五共和政制賦予下臺總統的特權)。戴高樂似乎要通過這一系列“去意已決”的做法表明,身為總統,應盡可能體現國家和集體利益高于一切(當然也包括總統的特權甚至作為普通人的利益)??梢運?,戴高樂對于自己的政治理念是身體力行的。

執政的合法與民意基礎

除此之外,結合近年來法國以及歐洲的局勢,我覺得戴高樂有關提前大選和全民公決的決定是重要的歷史課程,尤其是有助于理解西方政治中有關執政的“合法”(légalité)與“正當”或“民意基礎”(légitimité,詞典直譯通常是“合法性”,但在此譯成“正當”或“民意基礎”比較合適)等重要概念。

簡單說,“5月風潮”興起之時,距戴高樂總統任期的結束還有四年時間,從法律的角度來說,他完全可以繼續“合法地”執政,而他卻選擇了提前舉行議會選舉,因為他想知道或是想證實自己作為總統的“正當性”,也可以解讀為執政的民意基礎。這也可以從他創建法國第五共和的初衷去尋找他的執政理念和邏輯:當時的總統任期和議會任期分別定為七年和五年,通過一輪或二輪投票選出總統和議員,并在此基礎上組成政府。為了保持政局的相對穩定和政策的連貫性,有效多數是比較現實的選擇;但戴高樂明白,即使象他那樣享有崇高威望的大戰英雄甚至法國的“救世主”(對戰后的法國民眾來說,戴高樂確實擁有這樣的光環,他不僅領導了法國的抵抗戰爭,他還運用戰略家的策略使列強接受了法國戰勝國地位,并致力于恢復法國作為世界大國的地位),也難以獲得全民支持,而且在持續數年的“合法”執政期內,難保執政者能始終得到多數民眾的支持;在這種情況下,議會任期相對較短,可以通過議會選舉重組政府,從而調整政策以適合民意。因此,在“超級穩定”的總統治下,總理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會扮演“保險絲”甚至“替罪羊”的角色,這樣,通過改選議會、更換政府,既能保持政治的相對穩定,又能體現“適時的”民主,政府不至于以“合法”的名義無視民意的變化,繼續堅持可能從上臺伊始就并不具有最廣泛民意基礎的執政方向。在面對民眾嚴重質疑政府的情況下,還可以通過提前舉行議會選舉、更換政府來調整政策,在新的民意基礎上重新執政。這就是1968年“5月風潮”之后戴高樂決定提前大選的主要原因。

在戴高樂認為自己把握了歷史脈搏、但希望仍由自己掌控政改方向時,他決定就此推出全民公決,這仍然是出于他的政治理念,即重大的政策需要強有力的民意基礎去推行,在這種情況下,他不惜押上總統的責任;他很可能從未設想過,在公投遭到否決的情況下,還會繼續“合法地”執政,因為對他來說,當執政者失去了民意基礎,不能再名正言順、“正當”或“合理”(這是法語légitimité可能包含的其它意義)地執政、推動改革,在這種情況下,按照他對西方民主的理解,只有走人。

在公投否決其政改方案后,戴高樂仍是合法總統,但他自認為失去了執政的“正當性”,在國家需要凝聚共識、推動重要政改的情況下,理應由其他更具有號召力、名正言順的領袖去領導改革。與后來竭盡全力甚至不擇手段奪權、保權的無數政客相比,戴高樂的辭職彰顯了偉人的氣節,并給后人留下了有特殊意義的歷史教誨。

戴高樂以他的方式詮釋了“合法執政”與“名正言順執政”的關系,顯然他更重視的是領導人的“名正言順”。從政治歷史淵源來看,légitimité最初在歐洲往往指王權或皇權的“正統”,而許多“非正統”的皇帝或國王,如被某些歷史學家描繪成暴君的古羅馬的尼祿,或法國歷史上特別“出彩”的弗朗索瓦一世、亨利四世或拿破侖一世,都想以各自的方式通過超常的努力(有的推反腐,有的推改革,還有的推民族和解)贏回“正統”,對他們來說,真正的“正統君權”應得到民眾的支持,對légitimité的這樣一種解讀在歷史上具有一定的歷史意義,也對后世的政治起到了積極的影響。在歐洲的民主化進程中,民主的“正統”更是直接建立在民意基礎上,雖說代議制從形式上規范了“合法”民主政府,但在政權遭到嚴重質疑、尤其是當社會陷入?;?,應回歸民主“正統”,即找回民意基礎,而不應一味強調政權的“合法”,無視實質的民主精神。在法國尚未完全結束的黃馬甲風潮中,有人對當局提出了這一質疑,結合西方的政治歷史,這一質疑并非無稽之談。

當然,相反的論據也很多,不顧一時民意、宣稱著眼千秋萬代的“救世主”例證可能也有,但那畢竟超出了現代西方民主理念的框架。當然,為了追求民意基礎而推公決并引發巨大混亂的例子也不少,英國退歐便是典型。孰是孰非,值得探討,但“合法的民主”與“正當的民主”之間顯然有本質性的區別,而厘清這一區別,或許有助于看清今天的亂局。

余韻

戴高樂下臺后,有兩次旅行比較引人注目。其一是愛爾蘭幾乎荒無人跡的海灘,在那里的旅店中,老將軍既不要電話也不要電視,似乎有意給人與世隔絕的感覺;其二是西班牙之行,對于部分習慣了政治正確的法國人而言,這幾乎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決定:當時的西班牙處于軍事獨裁者弗朗哥的鐵腕統治之下,對于民主國家來說,弗朗哥屬于不宜交往的另類,可戴高樂不僅接受了他的邀請,而且還跟他直接會晤。

據信,戴高樂私下表示,“這會成為巴黎沙龍的熱門話題,但我不在乎”。吸引戴高樂的是西班牙、弗朗哥、歷史文化?是否混雜著對獨裁政治、對民主的反思?1970年秋天萬靈節前夕,戴高樂突然去世,帶走了許多謎底,包括西班牙之行的成因。有專家學者對此做出種種猜測,其他人在茫然的同時寧可翻過這一頁。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本文作者凡桑)

(本欄目文章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報立?。?

(編輯:秋憶)

分享到:

熱門推薦